加入收藏|设为首页|无障碍浏览 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10:14:24
欢迎进入濉溪新闻网!

濉溪改革开放40年您的位置:濉溪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濉溪改革开放40年

开启农村改革大幕(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2018年10月16日       来源:濉溪新闻网

金风渐渐,天气转凉。在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登高远眺,满眼一派生机。草木才染秋色,绿荷将皱而未残,而稻子、果子渐次成熟,预示着又是一个丰收的年景。

40年前,18户村民按下红手印,签订大包干“生死状”,让小岗村尝到了久违的丰收味道,更开启了中国农村改革的时代大幕。

40年来,以处理好农民与土地的关系为主线,小岗村不断深化农村关键领域改革。从率先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确权登记颁证,到实现首次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分红,更多的丰收喜悦接踵而至。

改革,唤醒了沉睡的土地。

2016年4月25日,小岗村“当年农家”院落,习近平总书记俯身查看当年18户村民按下红手印的大包干契约。重温这“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他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词句,表达“续写新的篇章”的信心。

从大包干的红手印,到土地确权颁证的“红本本”,再到农村“三变”改革的“分红利”,中国农村改革的路径在小岗村一直延伸。

红手印,掀开改革序幕

40年过去,在小岗村大包干等农业生产责任制基础上形成的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依然是我们党农村政策的重要基石。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

这颗“定心丸”,让今天的亿万农民吃得顺心,也让率先“吃螃蟹”的小岗村更值得回望。

淮河从位于河南的桐柏山汹涌而下,进入地势平坦的安徽皖北地区就长期滞留。无雨则旱,一雨成灾,包括凤阳县在内的沿淮各县大抵都是如此。

据统计,在1956年至1978年的20多年间,凤阳全县共向国家交售粮食9.6亿多斤,而国家返销凤阳的粮食达13.4亿多斤。凤阳一度成为全国有名的“吃粮靠回销、花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县”,外出乞讨人员遍及大半个中国。

穷则思变。

在“不准分田单干”“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三令五申中,小岗村18户农民决定“瞒上不瞒下”分田到户:“我们分田单干,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每户的全年上交和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

用大包干带头人、时任小岗生产队副队长严宏昌的话来说,“当年按‘红手印’搞大包干,就是想能吃上一顿饱饭。”

束缚生产力的生产关系一经变革,很快就唤醒了沉睡的大地。这也让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感到,生产队长比以前好干了。“每天天不亮,家家户户就下地干活了,不用操一户的心。”实行大包干后的第一年,全队粮食总产量达十几万斤,相当于1955年至1970年粮食产量的总和;人均收入350元,为1978年的18倍……

把选择权交给农民,由农民自己决定而不是代替农民选择——尽管曾经有过激烈的争论,但这一理念一直被秉承,并驱动了中国农村更大范围的改革。小岗村的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全国。

“分红利”,不熄改革薪火

“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

一首《大包干歌》,唱出了农民对“包干到户”的拥护。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改革的脚步一旦停下来,再大的辉煌也只能是过眼云烟。

吃饱了的小岗村村民发现,原本是领跑,不知不觉间就落在了别人后面。2003年,小岗村人均收入只有2300元,村集体存款为零。“一年越过温饱线,20年没过富裕坎。”时代在变化,社会在进步,小岗村如同中国绝大多数农村一样,再次走到了改革的十字路口。

走在小岗村的友谊大道上,两侧的商店鳞次栉比,让人目不暇接。同为大包干带头人的严金昌和关友江,在相距不远的道路一侧分别开起了农家乐,仅此一项每家年收入就能达到十几万元。作为村里最早进行土地流转的农户之一,严金昌家的50多亩土地除了分给6个孩子外,剩余的一次性流转给了上海一家公司。

从40年前的“分田单干”,到现在的土地集中流转、适度规模经营,在一些人看来,小岗村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但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小岗村村民。“当年大包干,是为了吃饱肚子;现在流转土地,是为了致富。”75岁的严金昌说,分与合只是形式的不同,其内在追求一脉相承。

如今在小岗村,60%以上的土地已